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性虐待19岁的家姐

性虐待19岁的家姐

  我和家姐双敏感情好好,19岁的家姐十分漂亮,不乏追求者。连我这个亲细佬也起了色心。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,我和家姐同睡一间房,终于搞出了乱伦之事。那天,我看了部三级戏,晚上慾念上昇,我脱光衣服,走到家姐床前,开了灯,由于是夏天,家姐只穿了件很薄的睡衣,灯光下,家姐迷人的俏面,小咀令我淫心大起我偷偷的吻了家姐一下,见她没有反应,于是进一步放只手在她胸前,轻轻摸她的乳房,家姐「嗯」了一声,并没有醒,我忍唔住用绳把家姐双手绑在床上,除去她的睡衣,家姐雪白的乳房露了出来,我一手握住她的乳房,一手脱去她的内裤,一丝不挂的家姐惊醒,「弟弟,你干什吗?我是你姐姐,放开……啊……别……哟……」
  我不理她的话,一口咬住她的乳房,且大力玩弄,家姐一面呻吟,一面挣扎,但没有太大的反抗,我玩了一阵,便拉开家姐的双腿,扶住她的小腰,挺起粗大的肉棒,对准她的迷人小洞,家姐哭了,「弟,你这是做什吗?姐姐你都插……别……呜……哟……痛……死我……了……」我不等她说完,就插了入去,家姐痛叫了一声,满脸痛苦的表情,我有些不忍心,但我的肉棒被她的小洞紧紧包着,异常舒服,于是再用力一推,整条肉棒便入了家姐的阴道入面,一丝空位也没有,填得满满的,家姐不能反抗,只能咬住牙根,忍受我的抽送,我一下一下的抽插,粗大的阳具在她的小洞一出一入,十分畅快,我越插越快,家姐不停的呻吟,「……啊啊……哟……轻点……痛……弟……求下……你别……呜……弟……姐给你……插死了……哟……」
  不知插了多久,我终于一射如注,射入家姐的阴道深处。我躺在家姐身上休息了一阵,抽出阳具,看着一股白色的液体由家的下体流出,她洁白的身体沾了小小血丝,处女之血,我兴奋的想,不理家姐还在哭,又开始玩弄她的身躯,我用口吻遍她的全身,最后停在她的私处,用手插,用舌「奶」,家姐终于停了哭,而开始扭动腰肢呻吟。
  玩了一阵,家姐下体很湿,我知是时候了,便松了绑,把她的头推向我的下面,我不理三七二十一,用铁一样的阳具撬开她的小口,插了入去。我双手按住家姐的头,上下抽动,她的口容纳不了我的大棒,我只能插入一小截。家姐「唔……唔」地呻吟。看着亲家姐如狗一般的跪在床上爲我口交,好有快感。我更用力的插,大肉棒在她口中一出一入,由于家姐张大小口,口水不受控的流出来。
  我狂插了一会,拿出肉棒,走到家姐身后,她仍跪着,我轻摸她的丰臀,由后再插入其阴道,姐姐「哟……」一声,又再呻吟起来。我用力的插,我的小腹撞系她的「patpat」发出「啪啪」的声音,十分有节奏。插了十多分锺,家姐有些受不了,开始求饶:「弟……嗯……哟……停得未?……我好……啊……求你……放过我……啦……唔……」我抽出阳具,但不是放过她,而是我找到另一个销魂洞——家姐的肛门。我再把家姐双手绑在床上,家姐「弟,你要干什吗?……别折磨姐姐了……」
  我一声不向,用枝棒对准其肛门,用力一插,就入了一小截,家姐惨叫了起来,「……哟……痛……弟别插那……里……呜……」我自顾的推进,直至全根没入。家姐痛到出唔到声,我郄十分享受。那紧迫的感觉,使我不顾她的痛苦,努力抽送。看着家姐的小肛门被我的大肉肠撑到尽,十分兴奋。肛交的快感使我忘形。房间充满家姐的呻吟声和抽送时发出的「啪啪」之声。
  不知过了多久,我又一射如注。我抽出阳具,看到姐姐头发凌乱,汗水淋淋,双眼含泪,雪白的胴体上有许多红痕,双手被绑,楚楚可怜的样子。她的下体和肛门都有液体渗出,正是被奸的样子,且是亲弟弟所爲。梅开两度,我累了,埋头就睡。到了凌晨,我又一柱擎天。拉过一丝不挂的家姐。一下就插了入其阴道。
  家姐「嗯」了一声,醒了过来。我一下一下的抽送。家姐闭上眼睛。忍受我的进攻。不时发出呻吟。我托起其丰臀,看住我的大阳具撑开她的阴道,一进一出。
  「滋滋」的抽插声令我兴奋,更努力插送。我不断转换花式,时而打侧,或正面进攻。一招男上女下,再来一招观音坐莲,接着来一招老汉推车……高潮来时,抽出阳具,放入其小口,以做降温。又大唱后庭花。我的铁棒在家姐三个销魂洞出出入入。家姐默默忍受我的性虐待。我插了三十分锺左右,终于再次射入家姐肛门入面。自此以后,我晚晚都要插足三次才停。而且更锺意玩性虐待。我多次把家姐绑起来玩,吊起她玩。总之要折磨到她死去活来才开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