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【黑暗教堂】

【黑暗教堂】

黑暗教堂                章一  「姊姊,你走太慢了,快一点啦!」美绪不耐烦的催促着我,对我用力挥舞双手。等不到几秒,又开始往街道尽头跑去。我无奈的笑了笑,对我小妹妹的惊人活力感到惊讶。  「想不到陪她逛街会那么累人。」我深深的叹了一口气,不过她或那么兴奋也是有原因的,因为今天带她来的是可标榜仿欧洲风格的商店街,商店的建筑都请人特别设计过,门上挂的小天使招牌、木制屋顶和石头制的路面,处处都可以感受到商家的别具心裁,让彿有置身中世纪欧洲的错觉。  远远地看着美绪奔跑的背影,小巧可爱的粉红色短裙的在她奔跑时微微扬起,掳获了街上男人的目光,我深深的叹了一口气。美绪的身材真的很好,至少比我这个到大三都还没有交到男朋友的老姐好多了。  「如果我是男人的话,眼睛一定也会死巴着她不放。」  可惜,我是她老姐啊。下次一定要提醒她,行为要稍微端庄一点。想到自己在各方面都比不过这个十六岁的妹妹,像老头子一样再次的唉声叹气???  沿着街道往前走,看到美绪的在跟一个穿着修女服装的小姐在讲话。  那个小姐注意到我的接近,向我打了个招呼。  「你好,你是里绪小姐吗?」  她知道我的名子耶,一定是美绪告诉她的。我仔细的打量她,棕黑色的长发垂到深黑色的修女服上,流露出知性的美感。  啧啧,这个修女的怎么长的这么漂亮,心情真差。等一下一定要去冰淇淋店点一客超大圣代来吃,我一边盘算着,一边拉着美绪的手想要摆脱这个我没甚么好感的圣职人员。  「姐,我想去教会参观一下。」美绪突然开了口,让我吓了一跳。刚刚注意力都放在修女身上,没发现到平常爱说话的美绪怎么突然没了声音。原来美绪口中正含着一根棒棒糖!  我的天呀!都几岁了,怎么还在吃这种糖果。不知是否因为害羞的缘故,美绪的脸红通通的。真是的,如果觉得丢脸的话,就不要吃嘛。  那位修女抓准了机会,极力邀请我们去教堂参观。既然我妹妹都已经说想去了,我也不好拒绝,於是答应了。  她们的教会在接到比较深处的小巷子,处在商店街的边缘。我们随着修女来倒,位於小巷深处的教会。一路上美绪一直低头不语,所以那个修女主要都是在和我讲话,话题的内容和我至今听到了没什么两样,都是有关人类如何逃离恶魔的诱惑等等。此外,我还知道修女的名子,她的本名叫莉莉丝,是名外国人。  「到了,就是这里了,里绪小姐请进。」莉莉丝小姐对我露出一个美丽的微笑,打开了教会的门。  我礼貌上的点头示意,便领着美绪进去了教会之中。  教会比我想像中暗,虽然外头现在是大白天,里面却昏昏暗暗的,唯一的光源就只有上在讲台上的紫色光源。  教会中空无一人,想也知道这种诡异的教会,根本不会有人想要加入。我姐妹大概是少数几个的会来的吧,我苦笑几声。  「而且还是被棒棒糖骗来的。」我心想。  我选了第五排的长椅,这样要睡觉也比较容易。而美绪则是选了离讲台最近的第一排长椅。  「你这个如果打瞌睡的话就糗大了。奇怪,你的脸怎么那么红?」  「没、没什么啦。姐,你赶快到后面啦。」美绪结结巴巴的说,然后急忙会回第一排的位置。  「?」美绪的情况有些怪怪的。  正当我想要在去找她说话时,神父走了进来。於是,我赶忙回到最后一排的位置。  神父:「古拉哈,斯拉,西里曼雷……」什么嘛,这个神父竟然不会说中文,真是。台下的人听不懂他在讲什么,这样怎么传教嘛。  「等下神父一讲完道,就要到美绪离开这个奇怪的地方。」  讲道沉闷的进行着,神父说话没有高低起伏,让人昏昏欲睡的。不像在讲道反而像在念咒,奇怪的香气的飘荡在空气,闻起来有点像是牛奶的味道。还有一种让人着迷的甜味,混在里面闻起来让人心神放松。  这座教会不适合讲道远而适合睡觉,果不其然没过多久,我就开始感到昏沉起来。  「好想睡呀。」  脑袋感觉重重的,好想睡却睡不着,脑中充满神父的话语,让我处於一种介於睡觉和清醒的边缘。不知不觉身体随着神父的声音摆荡起来,木制的躺椅不知从何时开始变得好软好软,好像棉被一样整个人陷在里面,四周的一切都变得好黏、好沉。从勉强撑住的眼皮缝中,看到教堂飘荡的奇怪的紫色云气。  好舒服,好奇怪的感觉充满的全身。  「看着紫色的香气。」神父说话了。  「看哪,它变成团紫色的漩涡了」神父甚么时候开始说中文了,小小的疑问马上被漩涡吞了下去,感觉整个人要被漩涡收了进去。  身体的力气都被收了进去,身体开始变得很奇怪,双腿无力的张开,脑袋像是被浸在紫色的药水里,开始变得好热、好热、好热。香味涌进鼻子,甜的几乎没办法呼吸,我像是溺水的人一样,努力大口吸气却只是吸到更多香气。热到没办法思考了。  好幸福,好甜。嘴巴开始分泌口水,唇边呼出灼热的气息,口水流到了脖子,臀部感觉胀胀的,突然变得好喜欢这种拘束的感觉,不自觉的开始翘高臀部。  在紫色的漩涡每一种感官都带有一种甜味,让人陷在其中。  「服从你的欲望吧。」是的,服从欲望。我喃喃念着,快感从双腿之间传来,蔓延到了全身,我好快乐想不到人活着可以那么快乐。  「恩恩啊啊啊!,我要服从欲望我要服从欲望、好舒服,姐姐,救救……好舒服,恩恩!?」  这是美绪的声音!?  我突然醒的过来,发现我张大双腿解开了胸部的扣子,嘴吧流出的口水就滴在我的胸罩上。  整个教堂现在一层紫色的雾气之中,我顾不得身上的衣着,开始往前面跑。  「美绪,你怎么了!」我看到我难以置信的画面。  在讲台的第一排长椅,美绪张大双腿座在长椅的扶手上,在扶手的尾端有一个金属制的圆头,她私处触着它开始左右磨蹭,性感的臀部愉悦的扭动,双手隔着T恤衫揉搓胸部。裙子被丢弃在旁边,粉红色的内裤早就被淫水淋湿了。  「美绪!醒醒啊!美绪!」我大声嘶吼着,用力摇着她的双肩。  「是姐姐吗?你在哪里吗姐姐?」美绪转过头来用迷濛的眼神看着我,看起来彷彿要清醒过来了。  我紧紧抱住她的头,希望她能清醒过来,然后我们一起逃离这鬼地方。  然后在我身后,一双手环住我的脖子,迎面扑来的是莉莉丝的傲人双峰的。她把我的脸硬是转了过来,将我的嘴凑上她的乳头,另一只手用力挤压她的乳房,有奇妙甜味的乳汁灌入我的嘴巴。  「咕噜咕噜,呜呜。」我无法讲话,脑中所想到的有不断的吸允她的乳头,头脑无药可救的爱上的这奇妙的滋味,腿失去了力气,无力的摊在地上。  「你已经是我的东西了。」莉莉丝放开了我的身体,我重重的摔在地上。  「姊姊?你在哪里?我看不到你?」美绪不安的四处张望,却撑不开的她的眼皮。  「我在这里,美绪。」莉莉丝的轻柔用我的声音安抚的美绪。然后,在她转头的瞬间,用双唇丰住她的嘴巴,蛇般的舌头侵入她的口腔。  美绪发出的有如溺毙的惨叫,随后是淫荡的不停呻吟。  「姊姊,你做什么?不要,嗯哼嗯哼嗯哼嗯哼。哈哈,好舒服喔。姐姐救我,我想要。我看不见你,到处都是紫色的漩涡。呼呼呼,服从欲望。是的,我要服从欲望,我要服从欲望……」  美绪残破的话语,代表她正渐渐被莉莉丝控制住,而我却只能看着一切。她抽搐的臀部喷出大量的液体,表情因为欲望扭曲变形,彷彿恍惚置身梦中。  我奋力撑起身子,往教堂出走爬去,身后是美绪不断的喃喃自语着「服从欲望,嗯哼。服从欲望……」  强烈的恐惧涌上心头,我用尽最后的意志力,爬到将教堂门口。回头一看,莉莉丝的正紧抱着我妹,乳头喷出的汁液融化了衣服,两对湿漉的双乳不停的磨蹭着,在烛火下散发出淫靡的光彩。  我回头看了我妹妹最后一眼,用力推开大门,躲入阳光之中。  是的。  我丢下了我的妹妹,自己逃了。                章二  洗不掉呀。怎么洗的都洗不掉。  我用莲蓬头拼命沖洗我的身体,却洗不掉那女人的味道,甜蜜的香味若有似无的留在我身上,残留在我的口中。涂抹肥皂的皮肤滑溜溜地,变得意外的敏感,指尖的轻触作阵阵酥麻的快感。一次又一次同样的画面侵蚀我的神智,美绪淫荡的表情、蜜汁滴地在教堂的声响,莉莉丝和美绪的喘息声。  手指在小穴中翻搅,脑中想的是美绪的脸,在那阴暗的教堂大门关上的前一刻,那表情看起来好快乐好幸福喔。如果是我被留在里面,莉莉丝会对我做出什么事?我一面自慰,一面想像美绪当时的感受,同时尽可能的刺激身体。  「嗯嗯,应该可以更舒服……啊啊!!」口中不自觉地发出娇喘。以前的我根本不会做这种事,可是现在脑中却被这种邪念控制住了。  但是,无论我怎么做,都没办法再次享受到深陷紫色漩涡的快感……  「姊姊,你洗太久了,快点出来啦。」美绪不满地浴室外喊叫。  「抱歉。」我羞红着脸,从浴室中出来,看看墙上的时钟,我已经待在里面超过2个小时了。  美绪一边咕哝着,一边褪下衣服。离那件事发生已过了两个星期,我在当天返家之后一个人缩在棉被里懊悔不已。但是,到了隔天早上美绪却若无其事的回来了,就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,美绪似乎完全没有改变,一样的爱说话、一样的惹人喜欢,言行举止也都正常。彷彿,就像一场梦般,梦醒无痕。  可是,我却偏偏深陷入梦中无可自拔。  「呼呼……」脱下白色上衣后,美绪柔软的胸部挺立着,两颗小小的乳头经过润滑和摩擦后会挺立起来,给人难以忘怀的快感。随着我的妄想,呼吸渐渐染上热度,美绪丝毫不介意我飢渴的眼神,大方的展示她的身体,白皙的双脚和性感的臀部,带着妩媚的微笑走进浴室的蒸气中。  我步履阑珊的走回卧房,欲火烧的我头昏脑胀,对妹妹异常的性欲让我感到非常羞耻,但一想到美绪在沾满自己淫水的浴室之中清洗身体,又让我再次迷失在兴奋的情绪里。  一天晚上,父母出去听音乐会,留下我和美绪看家。美绪突发奇想的说要由她准备晚餐。  「这不太好吧。」我对美绪说。因为,她实在不太擅长料理。  「放心吧。姐姐,你一定会喜欢的。」美绪眼睛凝视着我,紫色的眼睛好像把人吸进去一样,我嚥一嚥口水,脑中好暖暖地有股热流涌了进来。  「你一定会喜欢的。来,姐姐跟我说一次。」美绪用低沉的嗓音说着。  「我一定会……喜欢。」这次,我乖巧的点点头,看着美绪带着神祕的笑容走进厨房。  那顿晚餐很愉快,美绪展现了过去未有的厨艺,机智的对话逗的的我开怀大笑。但是,我的注意力时常被吸引到别的地方,好几次我都望着美绪的低胸上衣发呆,单薄的布料很透光,可以让人看见乳晕的颜色。对於我的失态,美绪都一笑而之。  晚餐的最后一道是一杯牛奶,我尝了一口,觉得它的味道难喝极了,向水一样稀薄的喝起来非常噁心。  「怎么可能,那是市面买的到最贵的耶。」美绪抗议,她的那杯推到我的面前。  那你尝尝我这一杯嘛,她建议。  「你那杯又没什么不同。」我笑着说。  「那这样呢?你看。」说罢,她尝了一口,用带有牛奶香的舌头舔我的嘴唇。  「我施了魔法,被我喝过的牛奶尝起来会不一样。」她挑逗着我,用舌头点我的上唇、下唇不停的重複,我感到身体整个热了起来,鼻子嗅到的奶香急速变甜。  来嘛。她又尝了一口,这次没有吞进去,舌头在乳白色的混浊液体中蠕动。  我说服自己说,只是一个游戏。随后,我贴上她的唇。  牛奶的甜甜的香味,和口水混杂在一起,还是依然黏稠。我们的舌头交缠在一起,互相逗弄,我感觉美绪把牛奶推送进我的口腔中,甜美的滋味让我沈醉。很快的,我开始神智不清,眼前的世界开始模糊然上淫糜的紫色光晕,美绪不停的喂我,好像我是一只小雏鸟。杯子很快就空了。  在恍惚之中,我看到眼前再次出现了紫色的漩涡,一切都和上次相似,那感觉是那么的快乐舒服。唯一不同的是,神父的声音变了,变成一个让我安心的熟悉声调。  在紫色的世界里,我恍惚的看见美绪牵着我的手,带我到浴室里,脱下我的衣服,用热水沖我身体。在迷乱的紫色世界里,我感觉轻飘飘的好像快飞起来了,美绪拿出一个带有颗粒的紫色按摩棒,我张开双腿让它深入我的私处,强烈的快感让我背部弓了起来,臀部顺着它上下摆动,双手抚弄胸部。  「啊啊啊啊!我要,服从欲望。对,服从欲望就好了,嗯哼嗯哼嗯哼,好棒喔,好舒服喔。小穴好紧,啊哈啊哈啊哈……」身体无止尽的索求快感,给当我在强烈的高潮中清醒过来时,美绪就会喂我喝牛奶,让我再次堕入紫色世界。  「你已经是我的东西了。」美绪这样说,感觉以前有谁也说过一样的话,但是那已经不重要了……  「姊姊啊,你品嚐够了吗?」美绪带着微笑问我,我摊在满地的淫水中,经历过多次高潮后,完全无法动弹。  身体几乎没办法动弹,唯一的感觉是乳房似乎异常的肿胀。  「嘻嘻嘻。是吗?那换我来品尝了。」美绪贴上我的乳头,开始吸润起来,奇怪的是我的乳房竟然开始源源不绝的涌出乳汁,紫色漩涡和快感再度涌上。  只是这次,我想我再也不会醒来了。[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 编辑 ]本帖最近评分记录